男演員 / 演員

單人訪 冷暖那可休 回頭多少個秋 黎諾懿

從來不覺得黎諾懿識做戲,直至《愛?回家》。晚晚名義上輕輕鬆鬆陪你吃飯,難得的是,你真的感受到那份輕輕鬆鬆,笑位不太冷,也不太爛。


賴皮師爺的遭遇本身已是笑中有淚,黎諾懿絕對不難感同身受。想當年他青靚白淨地入行,個個都說他像陳百強。曾是備受力捧的奧運六星之一,但後勁不繼,流落《放學 ICU 》。近年重出生天,但行行重行行,回頭已過了將近十個秋。
黎諾懿現在有個外號,國內 fans 改的,叫「小黑」,因為膚色黝黑。當然,用來形容際遇也無不可。
「我雖然行得比人慢,但勝在平穩、舒服。有些事急不來,我不介意五十歲時先爆紅。」
黎諾懿,有異於常人的大眼睛,勝在迷惘裏永遠看得透。

兒童組

《愛·回家》上周講到馬壯(黎諾 懿 角色)之所以玩世不恭原來任重道遠,一連三集所有人圍着他轉,我笑黎諾 懿 抽到支好籤。
「都算係。處境劇勝在集數多,可一邊做一邊改。只要觀眾不反感,已當自己成功!」
要求何其卑微。好籤何止一支,下周緊接《回到三國》的《造王者》角色更是貪威識食撩是鬥非,黎諾 ?終於等到了。
「這行好現實,未 ready 就是未 ready ,急是無用。早幾年你叫我好像林峯扮 Professor King 咁 chok ,我都做唔到。」
黎諾懿初出道時候適逢奧運,當然不是上屆,是再上一屆,八年前。無綫把幾個當時得令的力捧小生組合成「奧運六星」,他是其一。
「其實阿峯、卓羲他們當時都已經獨當一面,只欠我。」
說小生們八年前已獨當一面委實尚早,但隨着時間過去,每人的確找到自己的路。黎諾懿的路較迂迴,明明是小生,奧運之後居然走了去兒童組。
「第一個反應是,有無搞錯?為何個個有戲拍,偏偏我要調去主持《放學 ICU 》?又抗拒又忟憎,故意做得好差好差,博被調番出來。其實好蠢,分分鐘連份工都無埋。沒有被炒,是好彩。」
當時他廿五歲,好好醜醜做過偶像劇《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》主角,不免年少氣盛。屈就在兒童節目裏,是十萬個不甘心。
「現在回望,當年調我去《 ICU 》其實好正常。換着我是監製,都不知應該叫黎諾懿做甚麼角色。又無表現,又無專長,我做到的個個後生仔都做到。如不是去了兒童組,今時今日也不會懂得做喜劇。」
幸好,那不是無底深潭,一年後監製羅永賢「救」他出來拍《隨時候命》。黎諾懿是真的用個「救」字。
「如不是他救我,可能仍在兒童組也說不定。際遇這回事,誰敢保證?」

奧運六星,三個搭上國內女星搞到一身蟻,黎諾懿分分鐘可以遲來先上岸。《蘋果日報》圖片

一班四葉仔四葉女,黎諾懿(右)應該是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。

鄭伊健派別
拍《隨時候命》遇上鄭伊健,兩人火速成為好朋友。好簡單,物以聚類,黎諾懿性格與世無爭,根本就是一個少年版鄭伊健,只不過運氣沒有老友好。
「伊 健那個派別,我幾 buy 。做人做好自己就夠,毋須太大野心。在兒童組那一年雖然不開心,但從來沒想過上監製房行個圈叫人俾機會。可能我臉皮薄吧,好怕求人,更怕 hard sell 自己。我心態是,人家要搵黎諾懿自然會搵,求完人之後萬一自己做得不好豈不是更『瀨嘢』?不如安份守己好過。」
他不但臉皮薄,還欠了點自信心。可能失意都寫在臉上,反而個個都肯教他。
「陳 豪、黎耀祥都有教我做戲。講得最直接那個當然是伊健, friend 嘛,他說:『喂大佬,你講對白一嚿嚿,鼻音又重,節奏又錯,完全聽唔到你講乜。』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講對白有問題,原來觀眾一直聽不到我在說甚 麼。我刻意擺脫以前『一輪嘴』地講對白,講慢點,語氣要有抑揚頓挫,再減低鼻音。最重要明白到講對白要有感情,不是『唸口簧』。」
糾正過錯後,開始接《法證先鋒》、《溏心風暴》、《讀心神探》這類大戲。
「雖然低潮時好難過,但勝在聽到真說話。當一個人在高峰的時候,誰敢跟你講真話?有時候一個演員走紅,並不是因為他本身有料到,而是因為潮流 buy ;當潮流一過,就會跌得好快,所以我情願慢慢行。」

黎諾懿不但是鄭伊健好友,還做月老撮合了他和蒙嘉慧。

《溏心風暴》歡仔假傳大契遺言,好多觀眾仍記得,因為實在太經典。

《愛?回家》與劉丹飾兩父子,黎諾懿在對方身上學到不少喜劇節奏。

負負得正

第一個奧運嶄露頭角,第二個奧運被打入冷宮,來到第三個奧運,黎諾懿的潮流終於回來。香港這邊有一百八十集的處境劇;大陸那邊更是神奇,不知哪來的黎諾懿熱,零跳舞底子的他,去年居然拿了第三季《舞動奇跡》總冠軍。
「是湖南衞視叫我去的,本來打算玩一、兩個禮拜便回來,沒想到可以玩到最後。」
他心地好,因此有運。
「有很多舞伴讓我選擇,如張馨予,她們在國內很有名,我怕連累人家,只敢挑個名不見經傳的。後來見到金晨,上她微博看看,只得八百個粉絲,少過我,就選了她,衰了也不至於太樣衰。」
金晨原來是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的一級榮譽生。男的零跳舞底,女的零知名度,雙方都是零壓力下負負得正,最後贏到開巷。
「跳 到尾二那回合湖南衞視還派攝製隊來香港,叫阿峯、馬明講些鼓勵說話,他們第一個反應都是:『乜黎諾懿仲玩緊?唔係啩!』這次真是贏在潮流。我在娛樂圈雖然 無乜建樹,但混了多年都知道觀眾口味。我知道假如鬥技術一定死梗,於是加入戲劇元素,觀眾好像看電影一樣,他們以前未見過這種表達方式,因此好喜歡。」
這叫命不該絕。他在國內瞬間累積了幾十萬 fans ,成了人氣最旺的港星。
「比起當年那幾位奧運之星我的確是行得比人慢,但我相信一日留得住條命,一日仲有機會。」

筆畫多

黎諾懿在屯門友愛邨長大,屋邨仔如今成了大明星,他好知足。

「其實自細是怕醜仔一名,好被動,最怕煩人,更怕人煩我,最好你見我唔到。」

上有一哥下有一弟,人生最大憾事,是父親在他十二歲時因癌症過身。
「小時候家裏好窮,後來爸爸終於儲夠錢買了第一輛車,每逢星期天便一家人上大帽山飲茶。這段日子雖然不長,但那份溫馨感覺永遠留在我腦海裏。爸爸過身後媽媽做過清潔工人、小販,辛辛苦苦把我們三兄弟捱大。她最怕我們學壞,甚麼十大武器之首(摺櫈)媽媽都用過來教訓我們。」
有時環境愈惡劣,孩子愈生性。黎諾懿十六歲已做三份工幫補家計,分別是百佳、惠康和替小朋友補習。中學讀屯門東華三院邱子田紀念中學,畢業後做過銀行,考藝員訓練班,因為一來怕悶,二來當然希望賺更多錢改善生活。
「填 form 時有藝名一欄,我以為一定要填,於是填上諾懿。是之前找師傅改的,他說這個名筆畫多,字形也正正方方,用在我身上會平平穩穩。」
大紅大紫固然好,但以黎諾懿派別,平穩已足夠。他甚至連戀情也大大方方,記者影到他與落選港姐 Nicole 拍拖打羽毛球,他立刻承認。
「家家有求,給記者行個方便,我又不是做壞事,何必否認呢?我怕麻煩嘛,大話蓋大話仲衰!現階段好開心,還未想生小朋友,所以暫時未有結婚的打算。」
他的目標,是劉青雲。
「有事業又有家庭,被記者影到就揮揮手 say hi 。其實只要有工開我已經好滿足,不介意五十歲才紅。」
黎諾懿原名日昇,無論怎樣,太陽總會日日升起。

黎諾懿與金晨,在國內有個「朵」,叫「一諾千金」,好威水。

拍拖打波,好健康。「係啦,我啲嗜好都幾阿伯。」他自嘲。

多謝陳百強
黎諾懿說,他成功入屋,或多或少要多謝陳百強。
「我都覺得三、七臉有少少似!因為似佢,觀眾會以為我好有書卷氣質,好似有錢仔,所以做嘅角色都係律師同富貴人家。
都好嘅,人哋起碼紅極一時,似佢無壞。但其實我細個好曳,成日通山跑。我最鍾意嘅,係張國榮同木村拓哉。」
樣貌似誰都好,娛樂圈,最緊要命長。

Clipped from: http://bbs.ent.163.com/bbs/tvb/260771047.html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