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歌手 / 歌手

豪語錄 小炒王 周麗淇

鮑魚食得多都滯,何況真係咁多鮑魚——淫照強姦3P睇厭,睇天真多病少女戀上倔強窮小子的《最美麗的第七天》,久違了男歡女愛原來可以如此純潔,大量柔焦鏡頭,洗眼兼且洗滌心靈。
雖然,倔強小子鄭嘉穎年近四十,天真少女周麗淇更是非多多,都無所謂了,末世所多瑪將將就就,他和她已彷彿天火焚城中,替人類(觀眾)帶來希望的金童玉女。


周小姐緋聞、爭寵以至整容,炒作火候控制得心應手,但相對此時此地血肉模糊的娛樂頭條,只如小菜一碟,究竟是喜是憂?
「我不算新一代,又未到老一代,是『努一代』——需要努力的一代。」
她說。

鄭嘉穎

_報導說我唱歌難聽,其實已比預期中批評得輕手了,我學會感激人家筆下留情——總要有話題,是不是?

初次見面,周麗淇收到我名片,一副恍然大悟樣子;及至我提到與鄭嘉穎同齡,她不住微笑點頭:「聽過聽過。」我抓住話頭:「你又聽過?」周麗淇更尷尬得花枝亂顫了,像有意無意間宣示她與鄭君親密得連相熟記者(即我)也有談及。
周麗淇便是如此,永遠懂以這若有若無戲假情真營造話題,從不承認否認,有時仲慌死你唔記得咁,係就係老土,但頗收宣傳之效,尤其食正青春浪漫劇,令本來超齡的puppylove竟有點說服力。
「在淫照風暴下播這劇種,不知合不合時機。男女之間有太多搞複雜了,反過來,可能大家心底都想尋回初戀感覺。世界總有純真的人,我只是在演繹。
「但由細到大,我總希望從一而終老。要敢相信,才有機會真能遇到。我廿七歲了,很奇怪,十幾歲女孩子反而世故得得人驚。」
接不接受大自己十年的男朋友?
「我覺得年齡不是問題,女大過男才值得擔心。傳媒說鄭嘉穎cool,其實他不是惡,是不會將喜怒哀樂寫於臉上,成熟的。」
作為緋聞男女,最實惠是不是情侶檔接job叫價更高?
「飾演情侶,首先當然要令觀眾信服,無得計算,這並非遊戲,大家睇得開心就得,相處了咁耐,無疑是有默契的。
「關於我們的小道消息,現在真只算小道了。明刀明槍的都跑晒出來了,我覺得還是低調些好。」
另類歌手

周麗淇出到第三張唱片,仍未被歸類算歌手,唯一與音樂有關的新聞,是不斷傳出與同公司的關心妍爭寵不和。

「以前收到歌便唱,今次嘗試參與多了,但要人相信我真心愛音樂,確實很難,雖然我都識講自己想唱R&B。

「報導說我唱歌難聽,其實已比預期中批評得輕手了,我學會感激人家筆下留情——總要有話題,是不是?」

在新人個個件樂器上台,個個都話識作曲編曲,周麗淇仍沿八、九十年代玉女路線,反而顯得另類。
「我乜都無,勝在有得變有得學。不過又真係無人嫌過我唔識,可能無人預過我得。」

經常情侶檔搵食。前年鄭嘉穎奪視帝,周麗淇在台下像家眷一樣激動流淚,仲精彩過台上。
姐姐

忘不了周麗淇與名模姐姐周汶錡合拍的米蘭站廣告:兩姊妹爭衣櫃擺名牌衫和手袋,嗌交,言歸於好,然後齊齊去二手市場散貨再買過。物質主義到呢,被教育界批評誤導青少年。諗落,一世人兩姊妹一同扮靚勇往直前,骨肉情深何罪之有?
「但實情並不如此,家姐大我很多,小時候分開住,我跟外公外婆,反而二哥成日帶我踢波,我很男仔頭。到她做模特兒,廿幾歲與十幾歲是不會傾的。我最多是執她舊衫,覺得她的衫很靚,後來才知件件名牌。
「有個姐姐做名模,我不羨慕也沒認叻。同學會拿時裝雜誌追問,我只會扮唔知,怕八卦。甚至入行,傳媒一廂情願認定姐姐處心積慮鋪路而妹妹又發明星夢;其實是我在街上被星探睇中,拿名片回家,家姐一睇說:『嗯,是真有這間公司。』就幫我覆電話,如此而已,還叮囑:『總之去到要你俾錢的,就是呃人錢的。』
「現在,廿幾歲與卅幾歲當然較為傾,但我們並非廣告中坐埋便傾買衫,這些同朋友傾都得啦,要傾便傾家事、傾些要真正信得過的話題。家姐是這個圈最信得過的人。」

周麗淇說,不知何故,「姊妹花」前面特別容易扣上帽子,諸如「貪錢姊妹花」、「整容姊妹花」……
整容

周汶錡和周麗淇,人稱「整容姊妹花」。
「傳媒首先用盡所有舊相片對照證明家姐有整過,而我就變成『整容細妹』,有無整過這外號都似乎合理,更不用證明了。他們的邏輯是:『社會咁複雜咁多捷徑,你無理由不是。』套用在誰身上都得。
「我唯一能承認的是箍牙,因為我真只箍過牙。女仔扮靚天經地義,我覺得無問題。話我整容,我當成在褒獎我愈來愈靚,開心的。
「你讚我面對一切戀聞、爭寵、謠言都處理得不慍不火並且轉化成花邊新聞幫到知名度?實情是,我連花邊也不想要,件衫簡簡單單便好了。」

箍牙前,周麗淇的確牙齒不太整齊——但怎麼連樣子也大不同的?
小狗

周麗淇養了十六年的約瑟犬剛於年初一病逝。上溯起來,牠見證女主人由小學生變明星。究竟鄭嘉穎有否夜訪香閨?伊人身上有沒有「僭建物」?在狗仔隊都戳不破的周麗淇花花世界裡,唯有死去的小狗可靠。
「牠應該察覺我隨成長多了的化妝品和香水味,最大轉變是可惜我愈來愈少時間陪牠,由日日帶落街漸漸隔日、隔週。十六年不短,好朋友也未必相處得咁耐,我覺得像失去了一個親人。」
後記

與周麗淇算有緣。數月前的萬聖節,她到商場擔任兒童扮鬼比賽嘉賓,對「南瓜頭」特別投緣,千揀萬揀「按立」他成為冠軍。
「南瓜頭」是我兒子。
那時我和周麗淇素未謀面,更沒有上前表明自己是娛樂記者身份,只靜靜拍下這張照片。但連家人都問我:「是不是事先call過鄭嘉穎?」因為家人知我識得鄭嘉穎,而鄭又同周……愛屋及烏,獲獎點會無黑幕?真係無,你估金曲獎咩。
正如周麗淇說,娛樂圈可以很複雜,但大部分時間其實沒太多內情。
第二天,報載:
周麗淇抱男孩坐在她大腿上合照,該男童又手多摸周麗淇的大腿,被抽水的周麗淇也忍不住大笑。
——07年10月28日《文匯報》
開始有點同情藝人,因為這次被屈的是我四歲兒子,唉,抽水……

Clipped from: http://hi.baidu.com/xiaoyujimes/item/ba8c2d7600a83a3e7144230e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