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歌手 / 歌手

豪語錄 全世界最壞的壞蛋 側田

「知唔知好多人唔妥你?」我劈頭便問。
「一向都係啦。」側田立即回答。
才不過兩年前的事。唱《好人》,句句升key,人人拍爛手掌,像發掘出寶藏。造就側田坐直升機般衝上紅館開演唱會。最恐怖是連乜乜性感男士選舉都名列前茅,跟梁朝偉與吳彥祖平起平坐,紅得嚇人。


劇情發展急轉直下。在頒獎禮一句「又係我」引來軒然大波;講明唔鍾意接免費騷又得罪了經理人,被雪藏不夠仲話俾同門師弟小肥取替;都未計得閒無事兩三張攬女照流出市面。以前的唱功了得,今日變成造作showoff。批評像傳染病蔓延,不斷變種不斷惡化,最惡毒的謾罵,甚至將側田改名廁田,絕非手民之誤。
「你們喜歡怎樣寫,便怎樣寫。就寫我是全世界最壞的壞蛋吧。我鹹濕、我抄襲、我樣衰、我爛蒲、我寸。」側田說,他向來不善於掩飾。這天,尤其是。

Show off

_呢行,好搞笑,好多人出去扮晒,其實奸過條蛇。

壹:知唔知好多人唔妥你?
側:一向都係啦。
以前,講乜都無人理;今日受人注意,講的每個字都被放大。我無變,係其他人變了,將我的說話斷章取義,甚至另行創作。
個遊戲就係咁玩。
壹:不服從遊戲規則?
側:呢行,好搞笑,好多人出去扮晒,其實奸過條蛇。我唔識營造個形象去見人。我唔夠叻。
去頒獎禮,最怕入後台,見到唱片公司工作人員爭房呀,幫個歌手搶多三十秒呀,幼稚到死。
壹:去年在頒獎禮意氣風發輕呼「又係我」,算不算得意忘形?
側:一晚四個獎,我只係驚喜。你要誤解,由得你,講乜都係我衰。反正討好唔到全世界,不如做番自己。
壹:有沒有心理準備今年成績會及不上前兩年?
側:獎,純粹係人氣獎,我過,唔代表做的音樂好過其他人;今年唔到,亦唔代表我做得比人差。唔可以將獎項睇得太重。如果要爭獎,就一早狂谷歌啦,唔使等到十一月先出碟。
我反而睇好張敬軒,佢值得。

_說側田人氣急跌?他又可以在頒獎禮連番奪得唱片銷量獎。

_最右的古巨基帶出隔籬的側田,然後側田的成功,令Paco有信心簽入同樣賣唱功的小肥,也不失為一件好事。

壹:同一間公司的小肥構不構成威脅?
側:很多人說Paco雪藏我。如果我俾人雪藏,點解仲咁忙?
話我埋怨唱太多免費騷?咪講笑啦!唱現場係我生命呀!我只不過隨口問一句:點解譚校長連開幾十場演唱會都有新鮮感,我重複唱幾晚就悶?記者立即屈我嫌無錢收,根本就係擺好個陷阱等我踩,點避?
我從來唔會主動攻擊人,唔知點解,咁多人攻擊我。用支筆攻擊人的,最毒。到Paco再簽新人,肯定輪到小肥受害,我應該預先教小肥如何應付。
壹:除了媒體,也有樂迷,甚至同行,對你不斷批評。
側:話我showoff?呢個係showbusiness呀!拿我跟外國歌手比較一下,我算showoff?
我唱歌就係咁,有位,要爆出去,就會爆,吹呀?你話我十幾歲時showoff,我會認;三十歲啦,唔好玩啦,用你對耳仔認真聽一聽我唱乜先啦,唔好揀人去針對!
壹:不接受批評?
側:要睇邊個批評,上網隨便寫兩句的無謂人,睇過就算啦。
我睇法好簡單,要我做所謂真音樂,我一定做得到。唔使受歡迎喎,係人都得啦,你都得,寫個旋律無論幾難聽,都可以話係自己鍾意,有乜咁勁?
點謂之勁?你做到的,我做唔到,咪勁。通常,開口埋口批評人的,都係自以為搞緊地下音樂的一群,為保持反主流形象而去反主流。我尊重部分地下樂隊,但不包括這些不成熟的小眾,他們根本不是音樂家,不是藝術家。這一點,你一定要幫我寫出來。
可悲

_側田與林苑是不能說的秘密?相比之下,夾在中間的張敬軒與關智斌傳出緋聞更具娛樂性。

壹:有沒有想過退出幕前?
側:由美國回港,目標一直是當唱片監製,兜了個大圈,點都會行去終點。等到個市場淘汰我,咪走。遲早問題。
壹:陳奕迅、古巨基也唱了超過十年。
側:有些人天生適合幕前,我不是。
在舞台上跟觀眾互動,是歌手最大的滿足感。不過背後要花太多精神應付傳媒,而香港傳媒最愛踩低自己地方的藝人。大眾很易被洗腦,輸入負面報導,輸出就自然是惡意批評。這個城市,越來越少人睇書睇小說,識寫字的人已經無乜,真有分析能力的,更少。
還質問香港樂壇點解無以前咁風光?點解唔夠其他地方出色?係你搞成咁呀,真可悲。
壹:很難從頭再來吧?
側:我從來無當自己係明星。我係草根,會踩住拖鞋落街篤魚蛋。如果覺得自己係明星,死硬;到乜都無晒,無人會幫手。
好多人太細個入行,一跌,就大鑊。我唔同,又唔係未捱過,有一日唔紅,咪變番以前,最多搬屋,找一間租金平的,一樣可以。
賺少好多?或者吧。不過會活得比較開心。
義氣

壹:你說自己沒有營造形象,為什麼不肯談論跟林苑的戀情?
側:我不是否認,你問我有冇拍拖,我會認。只是講得太多,到分手的時候,又變成一個話題,就無謂。
一個人,總要為自己保留些私隱,生活才會正常。
我都想可以拖住女朋友出街周圍行,唔使理全世界望住自己。
壹:顧慮什麼?
側:(隔了三十秒)又係喎,其實有什麼好怕?
壹:你在歌詞中透露童年因父母分開而大受打擊,所以將來結婚,一定不會重蹈覆轍,是真是假?
側:以前,我好抗拒生仔,因為想終結自己的遺傳,不想子女像我一樣過得不開心。現在心態有些改變,開始接受到結婚,不過再唔會將婚姻視之為神聖。結婚,咪又係兩個人同一剎那突然好有火花,覺得好想一齊?不要想得太遠,未來會發生什麼事,有誰預計到?
個個女人都想結婚,你尊重對方,咪結。不過世事沒有完美,總有變數。我開始覺得離婚都可以接受,有仔女,咪每個禮拜回去跟他們食餐飯。
壹: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?
側:受身邊的人影響吧。死唔死?
壹:你容易喜歡另一個人嗎?
側:容易。不過我好講義氣。
壹:義氣等於愛?
側:講義氣,負責任,仲唔係愛?
人有相似

有次晚飯,側田應該是喝了酒,微醉,突然走來跟我說:「我覺得你同我有些相似……」
我即時心諗:「唔係?我成六呎高,你……」
側田打斷我思路:「你同我一樣悲觀。」
人有相似?半年前,他在電話對我誓神劈願話結婚就肯定唔會離婚,生仔就一定日日陪個仔玩;半年後,他覺得離婚不是什麼問題。善變如此,和我也真有點相似。
不同的是,側田面對漫天批評,有信心逐一反擊,堅持自己認為對的。我呢?通常堅持了兩分鐘便屈服,有人批評自己,會忿忿不平會耿耿於懷,卻從來沒有膽量為自己平反。
這,大概就是在紅館唱《男人KTV》,和在加州紅唱《男人KTV》的分別。

Clipped from: http://hi.baidu.com/xiaoyujimes/item/c4796f57fa063a09e6c4a50e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