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演員 / 小生 / 演員

豪語錄 淡如……酒 林保怡

2005/07/21

豪語錄 淡如……酒 林保怡

歌手
練歌
對林保怡印像始於酒吧——十幾年前《壹號皇庭》那個經常去蒲的奸仔律師。
這天,場景同樣在酒吧,甚至林保怡外形沒多少改變,剛播完的《奪命真夫》又系律師(今次卻忠厚得逆來順受)。
或者是每個電視小生的游戲規則:出位靠扮奸;到攀上一線,基於市場需要,始終得做回大好人才穩陣。


對,林保怡最近當上惠康代言人,健康、入屋得無話可話。
只是,那微絲細眼,永遠似笑非笑的殺女表情,仍叫人捉摸不透。
正如他手裡的杯中物,單看外表,可以是純情牛奶,也可以是綿裡藏針的烈性cocktail。數月前,本刊「壹電視頒獎禮」上,無線高層樂易玲再三叮囑記者,要給這位男演員之首來篇好好睇睇的專訪。欽點受重用之情,連記者也戥林保怡受寵若驚。
卻原來,沾沾自喜的只有記者,這天林保怡喃喃: 「說著訪問做太多了……」
是深藏不露,還是十五年來拾級而上已令當事人處之淡然?
開估吧,他喝著的,真是牛奶一杯而已,簡單快樂,仍可醉人醉己於無形。

最好慢慢來
你說得對,如果不看劇情簡介,的確幾難估到林保怡今次扮忠定扮奸。朋友笑我演來很淡,我會答,這才接近現實人生。
好聽便叫沒有流於表面化;但淡,是有代價的,代
價是不會一眼令人覺得七情上面演技精湛。要嗒落才有味,連帶獲觀眾青睞也得慢慢來。我九○年加入TVB,與王菲、蘇永康算同屆,陪過好多太子讀書。
初入行唱歌,同公司的阿姐叫劉美君。我問過自己:想好似Pudence一炮而紅還是循序漸進好?當時揀了後者,真心話,到去年大家贊我《金枝玉孽》一炮而紅,我也寧願歸功於十幾年來的成果,才真。
我盡量抑壓自己不去aggressive,知足常樂,得不到也不至肉酸,這樣比較有型。

永遠中生
我的淡不止在演戲。我不亂搞男女關系,沒故意跑到蘭桂坊干些騎呢行徑搏出位。一直以來,你可以認定林保怡不夠多姿多采,但至少不能否認這個人有點性格,有自己一套。而相信亦是監制愛找我演專業人士的原因。
我這種外形,不靚仔,從沒年輕貌美過就顯得滄桑。制作人一系不用我——我亦不會求人;用,就不便用我去跑龍套扮靚仔。所以算榮幸,入行即沒做過茄喱啡,總是有點深度的。
廿幾歲在唱片公司做幕後,劉天蘭提拔我做她和葉德嫻合唱歌的MV男主角。那時發線已高高的,穿上西裝便似足周旋於《兩個女人》之間的中生。
第一次拍港台劇集,扮小柏林老豆。
我就如此,形像來得早熟,收獲來得遲熟。到現在四十歲,發線沒再向上褪,彷佛早老定了。小生形
轉變中生的心理包袱,我沒有;反正從未屬靚仔,拍戲也不用打厚粉遮皺紋。
這才像個男人。
朋友笑我演來很淡,我會答,這才接近現實人生。
相片上的日期是錯的,八七年,林保怡仍當差。但年份也夠久了,由此可印證,林保怡的確提早滄桑。
原名林展平,保怡這藝名源自英文名Bowie,與偶像David Bowie一樣,顯得中性化。(左為劉美君)

警察
爸爸是海豐人,海豐民風強悍,小時候見過他和叔公打牌打到反面,轉過頭又拍膊頭無隔夜仇,很豪氣;媽媽替一個英軍軍官家庭打住家工。受這些背景影響,我也當過四年男子漢。
守何文田、旺角,追過一兩次劈友,未開過槍——touch
wood,好在無。
小時候的志願自然想伸張正義,但一句伸張正義談何容易,開槍捉賊,只會令上司嫌你麻煩。
警察的分內事,我自問應付到,軍裝PC離職時做到藍帽子,算如意了,但他們工餘生活的……糜爛,便不適合我,融入不到。
人家以為我愛蒲——正如你今次也揀酒吧來拍攝,作為性格演員,我願意建立此形像,只是那個真不是我。
超級市場請我做代言人,這才對了。我其實熱愛家庭生活,喜歡自己下廚,除了有一絲感慨自己終於在廣告商眼中告別年少輕狂,總是愜意的。
住家男人就住家男人吧,人畢竟要長大,父母更加系每歟慌怵先思以跽f得過?如無意外,獨子如我一生一世會與他們同住;就算獨立生活,頂多分開AB座隔籬屋那種。
母親替英軍打住家工,連帶林保怡小時候也衣著光鮮,甚至至今仍被認定有點鬼仔feel,其實一切出於美麗誤會。
當差時做過藍帽子。

歌手
多年來我沒放低過,家裡仍放著一set鼓,一得閑就練歌。
離開警隊,我到唱片公司工作,因為自小喜歡夾band。
那時在華納,黃柏高做倉長,我做倉務員。Paco很妙,當年專介紹我聽很多冷門唱片,後來他卻制作出最大路的商業歌曲。
沒辦法,大勢所趨。我八九年被發掘推出第一張個人唱片,九三年,出到第三張,公司盡揀來我不喜歡的類型的歌;不想委屈自己,索性停了。
葉德嫻曾對我說:「到你有得出唱片,千祈唔好到時先練番歌呀!」我想告訴她,多年來我沒放低過,家裡仍放著一set鼓,一得閑就練歌。到今年總算有份錄TVB的《男人魅》,重新走進studio。
雖然那只是拍劇帶來的獎品。
原來,人有一個理想,不一定要夾硬死要去,但也不要放低;好好珍藏、修煉,路線可能很迂回,總有一日走得通。

漢奸
七十集《大長今》,我拍了七十段《大長今短說》,還未計事前造勢的韓風特輯,早知它破盡港劇紀錄,可能應該諗諗:林保怡豈不做了漢奸?甚至戇居到危及本身飯碗……
但我沒後悔,真的,不怕告訴你,自從出了《大長今》,TVB手足連一塊地氈都熨完又熨才roll機,認真了許多……

中南海
人生像一本大書,訪問完,總有一些各取所需的「讀後感」。
記者告訴朋友,感覺林保怡很溫柔。
朋友說:「嚇,這正是基佬性格呀!」
談起與男助手的同性戀傳聞,林保怡語調平和。問他換成女助手有否幫助,他才有點動氣:「一樣可以講成我——」以為他會說「萬能插」,結果他說的是「雙性戀」,字眼斯文得多。
於是事後諸葛又評論說:「嚇,系基佬先至咁斯文。」
先入為主,的確事事可對號入座——退一步說,如果溫柔斯文正是同性戀者特徵,那豈不比鹹濕麻甩佬更可取?
林保怡吸的煙,叫「中南海」,在大陸拍劇時食開有感情,個名好勁。
記者試了一根,比「健牌M3」更淡,四蚊人仔一包,估佢唔到。
林保怡說,其實一早想戒,但高處不勝寒,唯靠它減減壓。
啟示是:無論做到電視城抑或中南海的群雄之首,總要淡淡好。

撰文:余家強
攝影:胡春輝
服裝統籌:黃健華
發型、化妝:Doris Mak
場地提供:Quay 28 Gough St Central
鳴謝:ck 、Emporio Armani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