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留言集 我愛鬥大 森美

From Evernote:

留言集 我愛鬥大 森美

Clipped from: http://hi.baidu.com/xiaoyujimes/item/18697cb776fd94d284dd790e

留言集 我愛鬥大 森美

sudden 663

上回講到,Bgrade人小儀近日扮鬼扮到人氣急升,出街都俾車撞陪小儀去醫院兼應付記者的,不就是她眼中的Agrade人——森美。
又一次有難同當。
由電台到舞台,由舞台到電視,看慣了這對一高一矮像卡通人物的配搭鬥嘴,欠一總不成事
自命Kidult,心境也年輕,但人畢竟需要長大。
連小儀都上位了,比她高一grade的森美難道會原地踏步?
他的input,永遠比人多,這一步,也走得很大
大到呢,搞個人棟篤笑,挑戰詹瑞文林海峰。
「我所笑,都係笑自己
與其被人笑,不如自己笑。自揭底牌,不怕你鬥大。
森美今次要面對的,已不再是小儀。

逢騷必錯

森美說,大家最好拿他的騷與詹瑞文林海峰黃子華比較
「肯比較,已經是抬舉我了。」
可不是,很有認祖歸宗的味。
「詹瑞文是個藝術演繹者,看他的騷會找到藝術的刁蠻;阿Jan(林海峰)的騷很計算,你會feel到商業的親切;黃子華最棟篤笑,不需要靚衫靚景,一支咪搞掂
「至於我,介乎他們之間。性格不鮮明就做性格不鮮明的事,才第一次,連我自己也在磨合當中。」
騷名乾脆叫《TheShowMustGoWrong》,打正旗號不再oldschool,不會懶政治正確,也不要求發人深省,總之開開心心即使有甩漏蝦碌,反正更加貼題,對新丁來說,這條橋,行得通。
「不會刻意讓錯事發生,但經驗告訴我,逢騷必錯,小騷小錯,大騷大錯不錯,怎顯得司儀執生能力勁?」
森美九四年加入商台,成名前,做過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司儀。錯得最甘那次,到現在還記憶猶新
「那時正值電話大戰,黎明的『和記』鬥郭富城的『One2Free』,我幫郭富城做司儀,他很型地從直昇機下來,我大嗌:『點呀Leon……』
「衰成咁,點兜?無得兜第二天上了C1頭條,我一生中第一個娛樂版頭條
幸好那時森美未出名,報紙只寫『連司儀都搞錯』,名字欠奉。
「有陰影,到今時今日,名字永遠是我死穴林海峰唸林曉峰,葉佩雯唸葉蒨文,一講名就驚到標冷汗。」
行走江湖十幾年,經驗一點一點累積下來近年再擔任類似崗位,已懂得搞gag執生。舉個例,薛凱琪concert,音響突然壞了,森美帶頭玩「度頸」遊戲;電影宣傳「哼」爛了酒杯,他說:「好,今次一定打破票房紀錄!」老闆笑逐顏開
「諗番起,其實都幾險。人生實在有太多會出錯的地方,永遠控制不到
最重要的

_首次開騷,森美泳褲扮「佳麗」,為免過於激凸,全程側身企,搵食都咪話唔辛苦

_選美司儀,○六年已開始做

_拍檔換上吳日言,《開心玩家》都好睇,但始終不夠《15/16》深入民心

_自己飛的電影《甜絲絲》,票房一般

森美不無感慨。他另一次錯得更甘的,不但是娛樂頭條,港聞A1也上了,有藝名森美也有真名梁志健,連身家學歷性格嗜好都被起底
「那件事,老實說已淡忘了。其實我很想件事歷久常新,會警惕自己多一些
○六年在電台節目選「最想非禮女藝人」被停職兩個月,所有工作一刀切,當時看似最慘不忍睹的教訓,原來不用兩年,便不痛不癢了
「停職那段日子經常跟林以諾牧師出外講道,每次二十分鐘,時刻提醒自己甚麼是最重要那時候,表面是幫人,其實在幫自己。
「現在,又變回從前般工作至上,忘了自己最想要甚麼。」
森美的眼神很複雜,有無奈、愧疚自責。他最想要的,是家庭,一直如是。
「忙,是以前最常用的藉口。停工那段日子,才發覺屋企原來並不是想像中需要錢,他們寧可要你個人
他○二年結婚,兒子今年五歲,女兒也快兩歲。說到家庭,從前支吾以對,總愛擾亂視聽:「我有一仔一女,個女今年十八歲,選完港姐,又輸!」今天,他的答案「踏實」很多
「基於異性相吸理論,點都會錫個女多少少。對男仔的expectation不同,望個跟自己性格一模一樣的人,管教一定會嚴格些,希望他的缺點盡量減少
跟太太相處超過十年,從前避忌,現在已大方行街拍拖。
「要經常提醒自己,工作是工作,家庭是家庭如工作是為了養家,那你會有好多藉口離開家庭。」
工作與現實,他一向分得開
「縱使我成日口花花教人追女仔,在家,不過是正正常常爸爸一名,不太出聲,還有點古肅。」

去年的《森之愛情》,有雜誌揶揄森美「中佬扮情聖」,成年人嗤之以鼻的玩意,界卻有人趕返屋企追看這個節目,大可以成為「你有多年輕」的指標。
我的範疇

小儀眼中,森美是日哦夜哦的「勞氣阿伯」;森美眼中,自己則是不多出聲的「古肅佬」,兩者其實都是森美
「蘇民峰給我批過命,五行中有四個水,命格水冷金寒,好無安全感。」
可能因為欠安全感,自小求知慾特別強,甚麼書都看,甚麼人都問蒲蘭桂坊,朋友介紹整容醫生,酒過三巡他已知道彩光不可做多過四次,Botox分三種。
「小儀每次做完facial回來都給我罵,去水腫要通淋巴,她說要按穴道,穴乜鬼道?還買了個十次的彩光package……」
問得多知得多,自然可以做大哥,更何況對手可以搓圓扁
「她經常滿腔熱誠說生活上的趣事,我就大盆冷水係咁撥!這個世界,應該只有她肯聽我講。」
一凹一凸的絕配,由電台延伸至舞台電視台。但去到電影世界,森美需單打獨鬥小儀襯他,他襯別人。
「我在自己的範疇做到主角,已經開心。正如BenStiller,永遠不會是BradPitt。」
近期大收千三萬的《我的最愛》,森美有份客串,襯方力申
「在不是自己的範疇,都甘心做配角,但希望是叻的配角。」
只喜歡講

_根據小儀所述,森美嫂Veronica是唯一可以「冶」到森美的人《蘋果日報》圖片

森美喜歡說教,甚麼事總有一套。他的搞笑,是認真地做看似不認真的事
「有時講了一些理論,別人會懷疑:『係咪真?吹水咋你?』無辦法,花弗是形象,認真的森美搵唔到食
「但我真的喜歡講
森美的理論,多不勝數,隨便舉個例,便有「20/80」理論。
「這個世界,80%財富是控制在20%人手上;我們80%時間,只穿衣櫃20%的衣服……」
最近在看一本書叫《亂好》,顧名思義,亂有亂好,教人如何在適當的混亂中獲得潛在之效率
「其實我最想做的,是開騷教人讀書。朝早起身應該讀深還是淺先?應讀幾次?無人教過教人讀書我好有信心。」
記,森美只是想「教人讀書」,不是「教書」,儘管他也做過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客席助教
「教書要跟學生溝通,要知他們明唔明。我只是想講,不會理你明唔明
小儀的樂天無憂,表合一;森美則是表面古靈精怪,實際多煩憂,甚麼都上心。
「有次,終於搵到個跟我一樣只喜歡講,不理對方聽不聽的人我們傾了一晚通宵,目的不是為溝通,只為宣洩。第二日大家都有個感覺:『今次有對手!』」
那人,叫陳奕迅

森美在葵盛長大,中學讀喇沙書院,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睇樣,就知係讀書人
吊詭

若不是時間所限,森美真的可以講成晚
話題由那家茶餐廳的炒出前一丁好吃,到哲學性的如何尋找快樂
「我終極夢想,係有一日唔使再問點先可以得到快樂。
所以我羨慕小儀,佢比我快樂
森美邊吃豬扒炒丁,邊若有所思:「死咯,小儀人生最大追求,係搵個男人,而我人生最大追求,原來係小儀,你話幾吊詭!」
我把這段對話告訴小儀,她笑不攏嘴:「哈!哈!森美想做我,但我唔想做佢喎!」
這兩位的訪問,已經不用再補充

_00年11月18日,電台節目《森美小儀dot dot dot》啟播

_08年4月5日,兩人收工後往九龍城消夜,醉司機撞向小儀座駕《蘋果日報》圖片

上期影小儀,用了很多動物,叫她揀一隻代表森美,她揀海龟「陸上又得,海上又得,多瓣數呀!仲識生蛋,咁有生育能力,似佢呀!」笑爆!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