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留言集 恨鐵不成鋼 樊少皇

From Evernote:

留言集 恨鐵不成鋼 樊少皇

Clipped from: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5d68e970100ye6x.html

留言集

恨鐵不成鋼 樊少皇

一直以為樊少皇已經四十出頭,原來才三十七。
「我出道早嘛!」
父親樊梅生是邵氏武打演員,一直望子成龍。這裏說的「望子成龍」,是真的「希望兒子成為成龍」。
「爸爸一直想我做國際武打巨星!」
國際武打巨星,何其言重。不過,也不是天方夜譚。童星出身的樊少皇,十八歲便當上武打片男主角,樊爸爸的夢想,曾一度疑似實現。為了圓爸爸的夢,他多年來只選擇做「男主角」,其他一概拒之千里。

「有時配角都好搶,但一直唔識咁諗,錯失好多機會。」
堅持了半輩子,一天猛然醒覺,爸爸的話不一定對,成龍畢竟只有一個。
近年樊少皇復出香港影圈,放下的不止身段,還有執着。
「成日做啲古靈精怪角色,爸爸一定唔鍾意,但我認為自己無做錯!」
放下執着,原來另有一片天空。
恨鐵不成鋼,但其實鐵根本不想做鋼。
要做,都不是做成龍。

老皇個仔

記得早兩年看《葉問》,我心裏一度嘀咕:「怎麼少林武僧釋行宇要配上廣東話扮佛山仔武痴林,明明是香港仔的樊少皇卻要講普通話扮山東佬金山找?」

「我根本就係山東人,祖籍鄆城。」樊少皇糾正我。
「《水滸傳》裏面一百零八個好漢,七十幾個都係鄆城人。我哋性格豪邁,好講義氣。」
父親樊梅生早年游水來港,樊少皇雖在香港出生,仍深受父親的「豪邁」影響。
「爸爸鍾意幫人,黑白兩道都認識。佢哋尊稱爸爸做『老皇』,老皇帝咁解。我係老皇個仔,自然叫少皇。」
兩、三歲,少皇便跟着「老皇」游走片場。他長相精靈,大明星如姜大衛、鄭佩佩、關德興都爭住抱他。上了小學索性入行做童星,通常飾演爾冬陞、程小東的童年。

「經常詐病請假,請到老師都懷疑:『呀樊少皇,係咪你父母迫你拍戲賺錢?』父母無迫我,其實係自己貪玩,細路仔點會鍾意讀書?」
爸爸是演員,做兒子難免有點優越感。少不更事的樊少皇,最聽爸爸話。
「直頭當爸爸係偶像,佢講乜都覺得啱。爸爸對我期望好大,不單止想我行佢條路,仲想我行佢未完成嗰條路——即係做國際武打巨星。」
樊梅生曾與李小龍合作,希望兒子也能成為李小龍。即使做不到李小龍,至少要做成龍或李連杰。
「所以我從來唔識足球、籃球呢類群體運動,課餘時間通常用來練功。」

新版《倩女幽魂》做古天樂同門師兄,由朝打到晚。


《力王》屬三級片,上畫時票房慘淡,出碟後才為人追捧。


演了兩集《葉問》,金山找令樊少皇再受注目。


樊少皇的虛竹比黃日華的虛竹更青澀。「我都希望有日好似黃日華咁,做埋喬峰。」


《大內密探靈靈狗》扮太監,真係估佢唔到。

不如留低

十五歲那年,樊少皇跟父親回到鄉下徐州,那兒離鄆城很近,是自古兵家必爭之地。徐州習武成風,到處都是武術學校。
「見到阿叔、堂哥、表姐個個武功了得,好羨慕。爸爸就話:『不如你都留低啦!』我唔知死,大大聲話:『好呀!』就咁留咗喺徐州。同學以為我去咗少林寺,辛苦程度其實差唔多。」

他當插班生,衣食住行都不慣。
「冬天零下十度,落住鵝毛大雪都要練功;夏天熱到嘔,唔係講笑,真係嘔,應該係中暑。最慘係言語不通,唯一娛樂,係叫香港同學寄譚詠麟同張國榮啲卡式帶上嚟。」

雖然思鄉,但他服從性強,不敢跟爸爸說要回港。
「當時好單純,只係一心學成之後返香港做武打明星,做爸爸期望嘅乖仔。」
三年後樊少皇學成回港,他在徐州的師兄弟,個個會唱譚詠麟張國榮。
「唔使讀書梗係覺得過癮,但其實唔啱,細路仔點可以有書唔讀掛住發明星夢?」

男主角

樊爸爸送兒子回國習武,一心為他鋪路,樊少皇也不負所望。十七歲回港,避過成長的尷尬期,導演看見小童星已脫胎換骨,個個爭着用。唐季禮開《魔域飛龍》,就叫他去印尼;從印尼回來,一落機便到嘉禾簽了《力王》,正式做男主角。

「《力王》係香港第一部非色情嘅暴力片,早幾年有美國片商同我講,華語 cult片之中,《力王》至今依然排第一。我唔係特別好演技,只係儍人有儍福。」
十八歲當上男主角,成名太早,有時並非好事。
「覺得自己好勁,加上爸爸認為唔係男主角嘅戲唔應該接,久而久之,邊有咁多戲做?」樊少皇慨嘆。
樊少皇依然很聽爸爸的話,電影不景氣,就撈電視。《天龍八部》的虛竹,好醜是三分之一男主角,爸爸便沒異議。
「依家叫我再做虛竹真係做唔到,因為當時幼嫩,先做得神似。」
虛竹是樊少皇的另一經典。他今年三十七歲,比很多電視台小生都要年輕,當年若繼續做無綫,今天做不成陳豪黎耀祥,很可能也是個耀眼的謝天華。只是,他九七年已離開了。

「受爸爸影響,好執着『男主角』三個字。寧願拍小本製作嘅電視電影,做『男主角』,都唔願做大製作裏頭嘅配角,因而錯失好多好好發揮嘅機會。」

惡性循環,漸漸,機會買少見少。他甚至淪落到去菲律賓拍一些粗劣的製作,「男主角」又有啥用?
「每次拍戲都好俾心機,奈何無人知道。香港觀眾見唔到我,甚至以為我離開咗娛樂圈。」
聽得出他語氣中的無奈。○五年,他左腳受傷,賦閒在家半年,這時才開始反省人生。
「莫非爸爸嘅說話係錯?一部戲又點止一個男主角呢?陳浩南都要有山雞;蝙蝠俠都要有羅賓啦!」
這時剛好有製作人提醒他,香港武打演員青黃不接,正是回歸好時機。
「郭子健搵我拍《青苔》,飾演一個乞兒,個角色根本就係我!」

20110416 <wbr>[忽然一週 <wbr>第820期]留言集 <wbr>恨鐵不成鋼 <wbr>樊少皇
小小年紀已習武,功架有板有眼。


發哥和關師傅,更是一早結緣。

莫非爸爸係錯

三十出頭,終於有自己的想法。
「若果唔識放低包袱,就唔會演金山找。其實呢類角色之前有好多,俾我一一推晒,好後悔。」
他一向夠 man,黐上鬍子扮山東佬,形神俱似。他憑這個角色被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,總算吐氣揚眉。
「好開心,身邊朋友都戥我開心,除咗爸爸。佢覺得我始終做唔到成龍李連杰,男配角之嘛,無乜值得開心。」
真令人不勝欷歔。為了追回錯過了的時光,樊少皇在《葉問》之後拍得很濫,太監又做,基佬又做,一年五、六部電影,很多跟功夫風馬牛不相及。

「係故意嘅,目的係想俾香港觀眾和導演知道,樊少皇返咗嚟,請用我。最近一年已拍少咗,想謹慎番啲。」
做人不過為兩餐,這個易明;但一介武夫扮娘娘腔,會不會有點那個?
「如果過唔到自己,一定唔會接;接得即係已經放低執着。做戲啫,使乜咁介意?」
可以想像,樊爸爸應該氣得七竅生煙。樊少皇點點頭,苦笑。
「是但啦,佢一定唔鍾意,但無計!我感激佢對我嘅栽培,但我已經大個仔,有自己諗法。總之我覺得自己行嘅路係啱,會繼續。」
無仇不成父子,只是近年兩父子已甚少往還。據知樊少皇父母已在年前離異,他跟母親住,父親在大陸雲遊四海。
「佢心態仲係古代人,不過流落喺現代……無所謂啦,佢唔明白我,觀眾認同我咪得囉。」
新作《倩女幽魂》,古天樂是第一男主角,樊少皇排第二。
「我唔想做咩成龍李連杰,有得繼續拍戲,唔俾人淘汰已經好好。」

感情

樊少皇未婚,有沒有女朋友也不肯說。
「感情事從來唔講,因為無論我點講,都只不過係大家茶餘飯後其中一個話題,無必要交代。」
嘩,太過彆扭了吧?支吾以對,或許也和父親有關。
「阿爸話要專心工作,三十歲前唔准拍拖。我無理佢,廿三歲初戀被發現,即刻喊打喊殺。後來約人食飯都要孭把劍出街,扮去公園練功。」

樊少皇沒說錯,感情事婆婆媽媽,的確幾茶餘飯後。無論如何,我相信他應該會是位好父親。
「如果我有細路,一定唔會教佢功夫,一來太辛苦,二來細路仔點可唔讀書走去練武?我仲可以在電影圈生存,只係好彩。」
樊老先生,希望有日你有緣看到這篇訪問。只可惜,聽說你常在大陸……


兩父子經常一起開工。


看這張構圖,就知樊梅生對兒子期望多大。《蘋果日報》圖片

撰文:林蕾
攝影:梁幹持
協力:李梓軒
化妝: Khaki Yan
髮型: Brian Chiu
服裝: J. Lindeberg
場地提供: 8度海逸酒店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